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你们挺笨的_逐鹿从战国开始
笔趣阁 > 逐鹿从战国开始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你们挺笨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你们挺笨的

  那边的数百士兵看到三个人朝着他们冲过来,不由所有人都怔住了。

  “这三个人是干什么的?”

  “鬼知道啊。”

  “好像是从船上跳下来的。”

  “我看你是骑马骑两天,骑的癔症了。”

  “这么高的船上跳下来,摔死不至于,腿是肯定要摔断的。”

  “我的乖乖唉,这船得有多大,是哪国的?”

  数百人,看着战船以及跳下来的三人很是好奇,最关键的是,这三人下来后,箭雨就停了。

  因为是三人,数百人根本就没有当回事,还在体味刚刚的劫后余生。

  当三人极速冲来,接近敌方五十米的时候,杨乾一拍琴匣。

  抽出超过一米四,近乎一米五的巨大屠龙刀,拖在地上。

  还没等众人反映过来。

  杨乾已经冲入人群,瞬间,大量的残肢断骸纷飞起来。

  青青和曹无双,翩若惊鸿的朝着里面飞掠而去,所过之处,也无一招之敌。

  士兵们反映过来后,不是逃跑而是,纷纷拔剑进攻。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只是,当他们进入战团的时候,还没看清人在哪。

  一道乌光闪过。

  肩膀一疼,整个世界都斜了过来。

  哀嚎声不断的此起彼伏。

  被曹无双和青青进攻的人,基本都是内伤而死或者是小伤口的外伤。

  而被杨乾击杀的人,基本都是大面积创口,不是断手断脚,就是被拦腰斩断。

  脑袋跟不要钱一样,到处乱飞。

  伸过来的青铜剑,在屠龙刀的横砍竖劈下,基本全部斩断。

  血花在空中绽放,染红了这片战场。敌人倒下的声音不断响起,他们的队伍开始出现了裂痕。

  将队伍杀穿后,往前冲的势头猛然一听,双腿几乎弯成了最大限度。

  猛然一蹬,身体以反物理的方式往后窜去。

  又是一阵嘎嘎乱杀,刚刚开始,廖国士兵们还抱着操刀一起干他的想法。

  从天上掉下来的手臂和脚下正淌血的尸体。他们面对着杨乾角,那个拿着屠龙刀的男人,心中充满了恐惧。

  杨乾挥舞着屠龙刀,刀身上的血滴在战场上空画出一道道红色的弧线。

  他不断游走在人群中,像一头猛虎,几乎擦着就死,碰到就伤,那种强大的杀伤力。

  没有跟杨乾贴身肉搏的人,根本理解不了这种近乎狂暴的力量与神兵利器。

  这样的战斗力,几乎无解。

  数百的敌人,最终只有少数人颤抖的站在原地,不是他们不想跑,而是被吓的双腿如同灌了铅,根本就动不了。

  杨乾裂开嘴巴,牙齿森然恐怖,一把硕大的屠龙刀抗在肩头,那种俾睨天下的霸气,让剩余的几人内心涌现出强烈的恐惧。

  左右一看,朝着一个瘫软在地的男人走了过去。

  “你就是卫俊?”

  年轻人捂着伤口,双眼震惊的看向杨乾,身体微微颤抖。

  哪怕像他这么冷静,城府如此深的人,看到战斗力这么恐怖的人,本能的惧怕,让他的大脑在此刻也宕机了。

  “是,是啊!”

  杨乾歪着脑袋,看向马车底部,面露讥讽。

  “芈梓?你出来的时候,不解决这个家伙吗?”

  趴在马车下的芈梓眼神惶恐,她是看着杨乾拿着一把门板大小的巨大刀刃将人拦腰砍断。

  “毕,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

  “哼!”

  杨乾与天狩司制定的计划,本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就是这个女人,没有按照计划行事,导致全员被追击,天狩司的人,都死了好几个。

  果然不是专业的人,做不了专业的事情,甚至会更加的坑队友。

  扭头看向青年,语气冰冷。

  “姑臧局势诡谲,卫家这么小的家族,也敢掺和到三族与项家的争斗中,被灭族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卫俊脸色惨白,眼神却特别明亮,就这么死死的看着杨乾。

  “阁下是?”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武安侯,杨乾!”

  卫俊瞬间双目圆瞪。

  “我卫家何德何能,让你这个大人物如此上心!”

  想了想,他撇了正从马车底下爬出来的芈梓,眼神古怪道。

  “在下听闻,武安侯喜欢美色,我夫人虽然绝美,但也没好到让武安侯千里迢迢过来的程度吧。”

  杨乾摆摆手。

  “答应了一个人,保芈梓,芈念以及芈昆一命,算你们倒霉。”

  “其实,以你卫家的实力,当朝堂斗争的时候,就应该插手进入军队。”

  “当三族,王族和项家因斗争受损后,你们再强势介入依附一个势力,如此简单的谋划,这都想不通?还需要将王族女子弄死,纳个投名状?”

  卫俊一愣,旋即脸上浮现出苦涩笑容。

  是啊,如此简单的事情,他们怎么没有想到,看着很多小家族没得选。

  实则,就因为是小家族,几方势力压根就不会在意他们。

  “原,原来,如此简单!”

  他晃悠悠的起身,跌跌撞撞的朝着芈梓走去,眼中满是温柔。

  “对不起,是,是我不好!我后悔了!”

  卫俊有点痛哭流涕,双臂紧紧的抓着芈梓的肩膀,眼泪鼻涕一起流了下来。

  显得异常悲壮。

  而芈梓也是泪眼婆娑,哪怕是政治婚姻,都成亲这么多年,彼此之间就算没有爱情,可也有亲情作为羁绊。

  芈梓抿了抿嘴,内心有再多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父母,弟弟都是死在她手中的。

  当得知,夫君要对自己下手,对自己等三姐弟下手,甚至未必能放过自己的孩子。

  她就下了死手。

  但看到夫君如此状态,她忍不住想要出言宽慰。

  就在此时,卫俊猛然抬起头,只见他早了没有刚刚那愧疚模样。

  有的是赤红的双眼,如同恶鬼般的狰狞连忙。

  “芈梓,你个贱人,我后悔啊,我好后悔没有早点杀了你,你们王族如此懦弱,早就不应该坐那位置。”

  “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在众人惊愕中,卫俊从袖带中摸出一把匕首朝着芈梓的胸口捅去。

  芈梓愕然,所有人都齐齐愣神。

  公子昆与芈念都懵逼了。

  根本就反映不过来,还以为是卫俊良心发现。

  当刀尖刺入芈梓的刹那,一只小手死死的拽住那明晃晃的刀刃。

  不论卫俊使出多少力气,都撼不动分毫,以至于用力之下,额头青筋暴起。

  “去你妈的!”

  杨乾抬腿一踹,卫俊好似被马车撞到一样,朝着后面飞去,还在地上滚了几个跟斗。

  两女焦急的跑了过来,青青着急问道。

  “怎么样?没事吧?”

  一滴滴的血从刀刃上滴落。

  杨乾面沉如水,没有放开匕首,反而轻轻一握,青铜锻造的匕首,瞬间被轻易捏断。

  满脸铁青的走到卫俊面前。

  “你很勇啊,敢在我面前亮刀子!”

  杨乾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直接上面的伤痕,清晰可见,却不是特别深,可见自己那改版的铁砂掌还是很有用的。

  卫俊装若疯狂,朝着杨乾不断嘶吼。

  “啊啊啊啊啊~~~~怎么又是你,怎么哪哪都有你,你为什么要挡着路,我们卫家从没与你为敌!”

  看着如同断脊之犬一般的哀鸣,杨乾嘴角勾了勾,轻轻一掌拍到了他的脑袋上。

  只听到。

  “噗嗤”一声!

  只见卫俊的脑袋好似变圆了一些,双眼弹出,鼻子,嘴巴,耳朵齐齐喷出血线。

  半个脑袋直接被拍到了胸腔里面。

  这时,数百重装士兵飞快的赶了过来。

  为首的赫然是祝弘方。

  杨乾看着祝弘方那咋咋乎乎的杨乾,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这时张雨梦直接冲了过来,拉起杨乾正淌血的手,满脸阴沉道。

  “给我比个胜利的手势。”

  杨乾比了个yse的姿势。

  “再换一个。”

  杨乾默默的伸出了中指!

  张雨梦满脸黑线。

  “神经没伤!大哥,你能不能好好爱惜自己。”

  杨乾满脸无奈的甩了甩手。

  “我特么说这是本能反应,你信不信?”

  张雨梦拍了他一下,直接无语了,不过这点伤口对于杨乾来说,已经算轻微了。

  从一个女军医的身上拿过背包,张雨梦很熟稔的拿出针线和酒精开始消毒起来,又让杨乾将大蒜素给喝了一瓶才罢休。

  不得不说。

  人的气血充盈后,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这么长,这么深的疤痕缝合后,早就止住了血。

  张雨梦已经见怪不怪了。

  杨乾身体上的伤口,愈合速度绝对超过绝大部分人,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堪称自愈般的存在。

  往往一些伤口,今天才刚刚上药,晚上就结痂了。

  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只看到疤痕,伤口早就好了。

  这次是因为是手掌,杨乾还特地用了葛修明配置的特殊药液涂抹下,尽可能的去处疤痕,至于别的地方。

  无所谓。

  伤疤才是男人的标记,就是这么莽。

  三家人,从家里偷偷运出来加上公子昆的财货,整整上百车的量。

  杨乾不由满意的点点头,有这么多的财货,未来大概率应该是不会跟赵姬要钱了。

  毕竟跟赵姬要钱,跟自己要钱没多大的区别,自己可真没想法给别人养孩子,哪怕是这种几百个月大的孩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ge84.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ge84.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